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时光】清水印记(散文)

绝品 【时光】清水印记(散文)


作者:薛志成 童生,979.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7983发表时间:2021-02-06 15:04:12

【时光】清水印记(散文)
   清水,古称上邽,有山有水。山曰邽山,水为牛头河水。
   出了长安城,沿着八百里秦川一路朝西,经陈仓过秦岭,眼前猛的一豁亮,就到秦人祖先的地盘天水了。拐个弯,往北走,人小的成了一疙瘩,在幽深的沟崂里,活像一只只蠕动的虫子。山缓缓地低下去,平下去,人又缓缓得伟岸如山了。乍一看,山一样高的人,明明在那里挺拔着,眨个眼,尽没在山里,山蓦的又高又仄了。高低平仄,反反复复五六十公里路进了清水城。
   最显眼的,还是山。
   南北两边各自挤压压一片,比山峰低,比丘陵高。反正,伸长了脖子,也看不到广阔的天和地。
   冬天一来,北风刮着地,草枯了,土裸裸地露出来,山成了个正儿八经的秃子,着实不好看。还好,山上有树,这儿一棵,那儿一棵,密密麻麻。高的,矮的,粗的,细的,直的,歪的,还有说不上样子的,要多抽象有多抽象,要多奇丽有多奇丽。尽管叶子落了个精光,但有干巴巴的枝桠分分叉叉,从早到晚,指点着无尽的苍穹,挥斥方遒,也算是凛冽的西北风中,一道煞煞的美景了。
   山也渴望春的殷勤。盼望着,盼望着,盼了足足一个隆冬。不觉间,和煦的春风绕着山背背来了,顺着山脚脚来了,拂着田畔畔来了,摸着河沿沿来了,揣着耳根根来了。草儿披上了娥绿的衣裳,漫山遍野的桃花次第笑开了粉嘟嘟的脸。柳叶细了,是美人眉。山就这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活泛了,多情了,醉人了。
   东西两头呢,如果有山就好了,东南西北四面的山团成一口井,不就是一片子小小的天地吗?偏偏没有山,可能被背太行王屋二山的大力神给背走了吧,于是豁出了一二十里平川,福泽了这方子民。
   川,如一马平川,说的是平原地貌。清水一点狭长地带,算不上什么川,倒可以想象为阴山下的敕勒川,意为水。牛头河的水,昼夜不停。华夏大地西高东低,水自西向东流,像极了雄鸡体内的一口真气,涌向胸腔,再迸了出来。牛头河却恰恰相反,是倒流的。山不转水转,水不转山转,一川的河水,自东向西,顺着北山脚,曲绺绺拐弯弯,赴向渭河去了。《三秦记》上说“清泉四注”,那汪汪的一泓清泉哪里去了?莫非是这滔滔不绝的牛头河水?
   盛传倒流河发客不发主,但凡来这儿扎根的外地人都会发家致富,但凡土生土长的人终是细水长流,没大福也没大贵,平平淡淡一辈子。有灵验了的,也有不灵验的;有说灵验了的多,不灵验的少;有说灵验了的少,不灵验的多。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也说不上,谁也说不清。呼呼吸吸,本是最自然不过的事。雄鸡每每呼一口气,必然要吸一口气,牛头河许是它吸的一口新鲜的朝气,以进行新陈代谢,积攒能量呢。
   牛头河不舍昼夜,哗啦啦地倒流了不知几千几万年,竟养育了名满华夏的英雄儿女,也养育了像黄土一样憨厚、像清水一样纯真的老百姓。
   公元前137年,这片渭河支流流经的黄土地上呱呱落地了一个天之骄子。多年后,他叱咤风云,威震匈奴,平定西羌,施行屯田。他就是被毛主席大为赞誉的名垂青史的西汉名将赵充国。
   上溯到周王室,秦非子在清水秦亭为周王室牧马有功,周王将秦亭镇一带作为附庸封给了秦非子。古镇秦亭,地处关山东麓,是六盘山南伸的余脉,也是陕甘的分水岭,以关山为界,向北入平凉通宁夏,向东进宝鸡达关中,向西往陇右,素有“关陇屏障,陇右门户”之称。秦非子得此宝地,建立城邑,为周王室提供军事供给的同时,也壮大了自己的实力,奠定了秦人东进关中,称霸中原,统一六国的基础。
   下沿到上个世纪,乡村没通自来水,沟沟岔岔的人大都挑河水吃。不管是胡子拉碴的汉子,还是头上扎花的女人,人人肩上一根弯扁担,两头各吊一只木桶。一曲信天游,从大门口嗨到河边,乐得空木桶咯吱咯吱蹦哒个欢。挑满水,踅身,又一曲信天游,从河边吼到厨房屋里。
   有外地人见了,纳闷:“身子晃悠悠,水咋溢不出一点子?”
   答曰:“一桶子水不溢,半桶子水咣当。”
   一水沟沟岔岔。夏天的沟沟岔岔像极了一沟沟岔岔的姑娘,女大十八变,一天一个样。王家的姑娘蹲在河边的大青石头上,李家的闺女坐在河中央的大青石头上,揉搓一盆盆绿蓝花红的衣裳,你一句我一句,哼着花儿:“青石头青来蓝石头蓝,青石头的跟儿里青着。阿哥是孔雀着虚空里转,尕妹是才开的牡丹……”远处,一群贼小子一把脱光了衣褂,一个鲤鱼跃身扑入了水。没几分钟,出了水,净身盘在石头上,眼仁子呆呆地盯着甜甜的花儿飘过的青石头。瞭望,瞭望。
   河水绕过清水城。北岸邽山的峭壁上屹立一座旧庙,内奉身披树叶和毛皮的仓颉,香火不断。一个小县城,在求财纳福的民间,供奉仓颉真是为数不多。半山腰有一座八角亭,斗拱飞檐,与城隔岸,相看两不厌。亭内立有一石碑,上面刻着“母亲河”三个大字。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牛头河是一县三十几万人的母亲河。传说轩辕黄帝的母亲身怀六甲,自知腹中的胎儿是人间的圣主,得找有一个河水倒流的地方才能生下来,方保万事吉祥,跋山涉水,终于寻到这里,生下轩辕黄帝。黄帝长大后顺着倒流的河水,走出清水这块黄土地,创业于河南,后在陕西黄陵升天。
   祖祖辈辈相传的古今是否符合史实呢?《水经注》中记载:“黄帝生于天水,在上邽城东七十里轩辕谷”。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两千多年前《诗经?秦风》里说的“水”没准儿就是家乡牛头河的水吧!或许,水因了地而柔情,地因了水而扬名。水复有重山,山重水复,总叫山里人干瘪瘪的心湿淋淋的。
  
   二
   山怕冬,水怕冻,人是天地间的怪种,似乎什么都不怕。
   一整个冬,多多少少会下几场雪的,或鹅毛大,或盐粒小。飘飘洒洒一阵子,地就褪了黄,妆抹得白嘟嘟、毛茸茸。一时间,松针胖了,黄蔷薇刺胖了,爬山虎的藤蔓胖了,亭子的廊石胖了。不止这些,一眼扫去,瘦的都胖了,胖的越加胖了。
   窗玻璃上开满了霜花,一瓣一瓣,一朵一朵,一簇一簇,全是新生的花蕊。小孩光着屁股站在床边上,左手倚着窗台,右手在玻璃上拐弯抹角地一划,一虬枝的梅花就开放了。再划,千朵万朵压枝低了,划着划着,就抽象得离奇了。老妪轻轻拍了拍孙子的屁股蛋,抱到另一个卧室穿裤子去了,并叫着老伴儿:“喂唉,把窗子打个缝儿透透气嘛。外面下雪了,空气怪好的!”老汉推了推窗,怎么也推不动,埋怨起老天爷太冷了,连窗户都冻住了,口里嘀咕了几句,就隔着乱麻麻的霜花呆呆地看外面的街道,好像在说:“你也胖了哇!”
   城里人特别稀罕雪,一下雪就格外的骚情。一个,两个,或三五成群,出门踏雪美拍。拍石头,拍枯柳,拍干刺,拍小道,拍天拍地拍自己,拍来拍去,连爬山、漫步的脚印也都一一拍了下来。在他们眼里,柏油马路,高楼大厦,亭台楼阁,甚至十里长廊都再寻常不过了。此时,雪是白色的天使,轻飘飘地来,凉飕飕地去,悠哉悠哉的。正好,可以极致地去想象,雪纷飞的北国风光该是多么的惬意,舒畅和愉悦啊!
   美好的,往往稍纵即逝。就如这雪,绝对是城里人的奢侈品,因为今天下了厚厚一层,明天就变魔术似的不见了踪影,那份随之而来的诗意也就荡然无存了。
   乡下,下雪在人们心里极其随意,极其平常,就像春来百花齐放,秋来瓜果飘香一样,千年万年周而复始的规则亘古不变,无人打理。
   看,好雪片片!
   落在草垛上,雪就是胖嘟嘟的小丘;落在碌碡上,雪就是补天的遗石;落在扫帚上,雪就是划过天际的慧星;落在磨耙上,雪就是披刺的上古神器;落在背篓上,雪就是天圆地方的天……
   白,白,依旧白,还是那么白。一连几天,都是那个样子。可是,从来没有人去青睐白色的山川草木,因为人也融入一片白了,空空的,茫茫的。
   早上,眼一睁,对扇的窗缝刺亮刺亮,袭入阵阵寒气,多数是下雪了。真好,可以蜷在被窝里睡个懒觉。炕,热烘烘的,暖得屁沟子都快要粘在羊毛毡上了。翻个身,继续睡,睡它个九十点。最讨厌窗外一树的麻雀,叽叽喳,叽叽喳,像个催命鬼,闹腾个不停。穿上棉袄,卸下门栅。门,咯吱一声,开了。喉咙里咳咳两三下,出了门,忽地扑腾腾一声,树上的麻雀没有几只了,树冠下漫起了雪花舞,霏霏如烟。慢悠悠地倒完尿盆,叠了被,生了火,洗了手脸。女掌柜上锅炒麻菜、做洋芋玉米馓饭。男当家抱着火炉熬罐子,待两粗瓷大碗热乎乎的馓饭下了肠肚,串门的串门,唱秦腔的唱秦腔,拉板胡的拉板胡,打牌的打牌,下棋的下棋,吹牛的吹牛,都是无关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闲事。头发乱蓬蓬的女掌柜,前腿挨着炕沿,后脚的鞋子撂了个急,上了炕,一条腿斜压着一条腿,一手针线一手鞋垫,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里里外外,心里筹划着来年开春的光阴。娃娃们一窝蜂一窝蜂地涌在巷道里溜滑冰,嬉皮笑脸地喝嗨。
   时针掠过下午四点,男当家估摸得准,女掌柜的手擀面恰好熟了。进门,见面细如盘龙丝,红干椒炝的醋捧捧香,像猫吃耗子,三下五除二就见底了,碗就着炕头一放,抽一锅旱烟,嗓门拉高八度,播放一半晌“采访”来的奇闻异事,大到国防外交时事政治,小到村子里谁家的女人给男人戴了绿帽子。无所不有,无所不谈,哄得女人心里七上八下。
   日头跌窝早。傻孩子耍累了,钻在被窝里,口水浸湿了枕巾。大人们摸了摸孩子的脸,熄了灯,黏进了热被窝……
   西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快过年了。天麻麻亮,屋顶的瓦裹上了白花皮袄。架上的大公鸡似乎不同于往日,挨个儿一声接一声地叫,叫得人好心慌。一场严冬的洗礼即将到来。
   男当家窝在炕上,打着一夜未打够的呼噜,一阵儿暴风骤雨,一阵儿风平浪静,一阵儿又波涛汹涌。墙根的娃子,睁着兔子眼,眼珠子不停地打转转,忒黑忒黑,嘴角刚露出一丝笑,瞬间又生出一溜儿憋屈。女掌柜早已上了锅。
   日头遛过树梢,钻过窗格子,跌进灶火门。梨木案板上,摞了两摞刚出锅的小圆灶饼。除了灶饼,还有油盐酱醋瓶子。这些,全是女人一辈子操守的光阴。
   “一,二,三,四……”
   女掌柜数来数去,数了十二个,掐指头子一算,不对,当年是十二个,翻过年有个闰月,得给灶爷烙十三个!随即又擀了一个,放进了锅里。出了锅,女掌柜取了两个“莲年有鱼”纹样的碟子,摆在锅台的香炉旁,将灶饼分放在碟子上,点上香烛,磕头作揖。
   忙活了灶爷的干粮,喂饱了一家人的肚子,血红的日头已经斜过一座座黑乌乌的西山。东面的黄土坡时不时像个害羞的姑娘,在万丈余晖里,扑拉扑拉地涨红了脸。偌大的村子,醉瘫了,不见一丝人语响,只有归窝的麻雀叽叽喳喳地叫唤。其实,巷道里压根儿就没有行人。炊烟袅袅四起,像擎了一根根柱子直撑起苍茫的天穹。有时,胡风卷地而来,麦场里的枯草乱飞,墙头上的干芦苇嘶嘶哽咽。那烟,也游游荡荡。村子时隐时现,像披着一件件轻纱,在空中曼舞。
   男当家从鸡笼里一把揪出一只大红公鸡,还没等公鸡挣弹几声,硕大的拳头就紧捏住嘴,将鸡死死夹在双腿中,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在头上扯起了锯。霎那间,血从一条深深的口子里汹涌而出。鲜红的鸡冠越加红润了,像极了夏日里挨着夕阳的火烧云。
   一切都变得十分的静谧。
   料峭的寒风里,鲜艳的羽毛依旧格外美丽,夺目。
   约莫半个小时后,公鸡卧在了灶爷面前,卧在一起的,还有一堆糖果。不过,糖果依旧是糖果,鸡却不是鸡,已华丽转身为一匹裸裸的天马了。
   “上天言吉祥,回家多带粮。”
   男当家跪在地上祈祷着,后脑勺浸泡在缭绕的香雾中。灶爷骑马,驾着袅袅的香雾,上天回娘家了。
   一家人吃起了大盘鸡。女掌柜挟了一块鸡翅给儿子,眼仁子端详着儿子,说:“娃儿,吃这个,吃了你长大也就能飞了!”
   “飞阿达(哪儿)哩?”
   “飞过眼前头的这座山呗!”
   山,土光土光的。一条小径,也土光土光的,从山脚攀到山顶的陡梯田上。
   女人的眼仁里只有儿子,儿子的眼仁里只有鸡翅。
   鸡的眼仁呢?
  
   三
   大白天,阳光从湛蓝的天空一片子一片子跌下来,瓦沟里的积雪,渐渐消瘦了。
   雪水,滴嗒嘀嗒,往下坠。廊石的脚跟现出一个又一个浅浅的窝窝。阳光跌得紧,雪水连成了珠雨,一帘一帘,戳向浅窝窝,四处乱溅。
   男当家坐在上房炕上给先人包纸钱,写完了先人的牌位,溜下炕,将一包包纸钱按辈分在正堂的八仙桌上排了座次,供了香火。卧在柴垛上的花猫,瞧见主人端了几碗冒着热气的碗儿菜摆在桌上,忽地拾起身,伸了伸懒腰,舌头舔了舔嘴巴,朝着先人说话了。
   “喵喵,喵喵!”
   多威武的一个灵物啊,它看到两年前去世的老主人了?房里也传出喵喵的应答声,花猫从柴垛上腾空跃下,跳过廊石,扑向地上的一小块猪骨头。

共 764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散文,犹如一支神来之笔,干净利落,一气呵成,没有任何赘言,没有任何修饰,作者写得千回百转,编者读得百转千回。只是土得掉渣渣的家乡凡事,只是对一草一木老婆孩子鸡鸭鹅兔柴米油盐起居作息生老病死风土人情等诸般小事的一一细数,却被作者通过文字这条渠道,撬开直达读者视线的一条缝隙,让读者有了阅读后的明晰,与了解后的感怀。作者独特的写作方式,就像着色一幅山水画,只是轻轻涂抹,就将所有经历见闻和故土真颜描绘得有模有样,有声有色,有起有伏,有始有终。让文章于平实中见真情,于粗粝中显精致,于本真中现亮丽。这样优秀的文章,值得倾情推荐欣赏!【编辑:红袖留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2070005】【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10223第0010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21-02-06 15:08:39
  好久没有按这样的文章了,薛总编写得过瘾,我读得过瘾!依然是乡土人情,依旧是平实手法,与以往作品,有着相同的味道却有着不同的感受。期待下篇佳作。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薛志成        2021-02-06 22:41:02
  一直想写写家乡,不知从何写起,因为那一草一木一人一物都深深地烙在我脑子里,烙得太多了,似乎乱得像一团麻,交织在一起。
   也罢,就把浮在眼前的东西一一写出来。我想,这些都是先辈们所熟知的。一块黄土地,种种风情,延续传承了一辈又一辈。有时,我想,是平凡的生活活出了人生的禅意吧!
   感谢香香姐精彩的编案,辛苦啦!多多指点!敬茶。
2 楼        文友:北方天马        2021-02-08 08:30:09
  秦川八百里,清水千万年。白云悠悠河中过,山丹花开无数遍。文如秦腔,豪放又婉转,粗狂又细腻,年尾唱到年头,年头又唱到年尾,唱的黄土一地金,唱的牛河水更碧,唱出千古情,唱出秦川山美,水美,人更美。
回复2 楼        文友:薛志成        2021-02-08 13:32:07
  感谢老师来时光城读我的小文,精彩的留评给小文锦上添花了。
   预祝老师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3 楼        文友:晓文        2021-02-09 09:36:30
  忽有故人心上过,回首山河已是秋。
   读完薛老师的散文,这两诗倏的涌上心头,故人,故乡,虽因地域不同,乡情却是一样的生动,亲切。
   山水人情是故乡的原风景,亦是故乡的盛宴,几许惊艳,几许沧桑,亦带着一种震撼。
   在薛老师的心里晶莹剔透,像明亮而皎洁的时光。虽历尽风尘世事,那份纯粹与心动丝毫不减。
   故乡不言,山水可亲,无惧风雪,更无畏离合。
   这世间的很多美好,稍纵即逝,谁也不能留住,回忆之时,才晓深味。
   薛老师的心里有一束光,那束光是山山水水,是皑皑白雪,是父母恩情,是世间大爱。
   终是烙下了朱砂。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
回复3 楼        文友:薛志成        2021-02-10 11:46:43
  震撼啊!
   今年年跟前,最高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收到晓文姐的留评。
   如诗一般的点评给拙文增添了闪耀的光环。
   顺祝春节愉快,阖家欢乐安康!
4 楼        文友:雪碧        2021-02-15 21:21:40
  追溯秦地源远流长的历史,令人自豪和敬仰。那山,那水,那民情,老乡生动逼真的描写,透露了浓浓的乡愁,也平添了我对故乡的眷恋。
   能在新春佳节之际,拜读到如此深情的文字,是一种享受。谢谢老乡,让我感受到故乡的温情。
   敬酒,献花,献花,祝贺老乡佳作获精!
   给老乡拜年,祝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回复4 楼        文友:薛志成        2021-02-16 11:49:43
  家乡,故土,生我们养我们的地方。家乡,故土,说不完写不完的故事。
   那山,那水,那人,那物,那风土人情,都是融入我们骨子里、血液里的“基因”。
   纵使离开多年,无形中一条线也牵着心。
   感谢老乡精彩留评,顺祝牛年大吉,幸福安康,创作丰收!
5 楼        文友:云朵儿GAO        2021-02-18 11:44:50
  年前拜读第一节后,欢喜之心让我决定抽一日清静再拜读,因为薛老师的文笔如大气动听的歌唱,更如极美的词句,需我在书房细品慢赏佳作。
   今日终得清静,便赏起了《清水印记》。一遍通读,赏了薛老师的文采,赏了老师妙笔生花下山川和人文与风情。在老师极深的文学功底下,《清水印记》文字带入感极强,随着文字画面生动起来:那山那人那草那云那风那那那,,,,,皆是入木三分,有了灵性,令人赏心悦目!
   通篇精致如诗词一样的妙语叙述引人入胜,令我为薛老师这篇文学性极高的《清水印记》点赞!这才是散文佳作!向薛老师学习了!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天赐情缘》《我的天空我的云》的作者
回复5 楼        文友:薛志成        2021-02-19 15:39:49
  过奖啦!谢谢云老师对拙文的赏析和夸赞,您的精彩留评是我写文路上强有力的驱动。
   生在家乡,我感谢家乡赐予我的一切。秦地,黄土,民风,一直是我的写作素材,更是融入我骨子里的鲜活的基因,影响着我——其实,影响了每一个黄土地的人。
   顺祝云老师牛年大吉,幸福安康。
6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1-02-23 21:32:53
  散文以潜入心灵的笔触,以民谣般且具有地方特色的悠远缓慢的语调,呈现清水城的自然景观,历史风貌,民俗风情,将这一切以文字的形式还原纸上。散文有着极其丰富的画面,在情感的表达上具有深厚且理性的特性,语言生动,宛如一曲高昂的西北长调,唱出浓郁的思乡情。
   这篇散文真的是很棒,把家乡写活了。祝贺佳作荣登绝品榜!问候薛老师。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6 楼        文友:薛志成        2021-02-24 09:50:32
  感谢老师细读慢品小文,荣幸之至!
   家乡故土,一直萦绕在心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说不明白却又十分依恋的感觉越加强烈。下笔,写什么呢,总理不清头绪,就像说闲话、唠家常一样聊了一会儿。让您见笑了。
   远握,顺祝老师牛年大吉,事事如意,幸福安康!
7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21-02-24 10:12:41
  这是一篇具有地域特色和乡土风味的散文,以润物细无声的笔触,“花儿”般悠长爽朗的语调,多方位呈现清水城的自然景观、历史风貌、风土民情等,展现出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秦川生态、民俗画卷,引发读者对自然,对历史,对文化传承的追溯与思考。语言自然灵动,情感表达深沉厚重,结构清晰层次分明,写景状物、语言对话别具一格,文学性与艺术性并存。江山绝品评议组力荐共赏!
回复7 楼        文友:薛志成        2021-02-24 13:13:12
  感谢江山绝品评议组对小文的高度评价、肯定和推荐,倍感荣幸!一顶皇冠给了我动力与希望,我将继续努力,做最好的自己。
   顺祝各位评委老师牛年旺旺,幸福安康,万事如意!
8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21-02-24 12:42:47
  恭喜薛主编大作获绝,你是时光人的骄傲!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8 楼        文友:薛志成        2021-02-24 13:17:03
  谢谢香香姐!
   时光是我的家园,兄弟姐妹们一起慢度时光,收获希望。
   我们以时光为荣!!
9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21-02-24 19:05:10
  西北风情,独树一帜,山水和人物相融,厚重与活泼相彰。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9 楼        文友:薛志成        2021-02-25 09:13:16
  感谢三哥对小文经典而深刻的点评,荣幸之至!
   一切的一切,都得感谢三哥的指点和引导。在时光城里,我从以前的打游击、乱涂鸦,逐渐明白了如何阅读,如何写作。
   路漫漫,我会继续努力,写出更好的文字。
   祝三哥牛年大吉大利,幸福安康!
10 楼        文友:梅雪有梦        2021-02-26 21:09:21
  那山,那水,那人,那风物,如此总总,无不在笔下栩栩如生。厚重中有着灵动的魂魄,宛如一曲高亢的西北歌谣,又如一幅生动的民风图卷。一篇散文,能如此让人心动,从而引起读者共鸣 。乡愁文字,读过很多,但薛老师这篇,却是独树一帜,好文。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回复10 楼        文友:薛志成        2021-02-26 22:49:12
  梅雪老师的夸赞和鼓励,令我激动不已,信心百倍。
   家乡故土,难忘的人和物以及民风民俗,时常增添了几分浓浓的乡愁,但更多的是对黄土地和山山水水的感激与崇拜。由着这心,为家乡写了一点东西。
   再次感谢老师,顺祝元宵节快乐!
共 15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
网站地图 申博会员登入 太阳城申博 申博138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手机投注 申博sunbet登入 申博太阳城娱乐官网登入 太阳城亚洲开户
盛618登入 澳门金沙娱乐场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登录不了
澳门大三巴赌场 太阳城登入 太阳城亚洲 真钱百家乐
太阳城登入 盛618登入 太阳城代理 申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