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影视戏曲 >> 【东北】飘零的野玫瑰(剧本)

编辑推荐 【东北】飘零的野玫瑰(剧本)


作者:秋月如水 秀才,1281.7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498发表时间:2021-03-13 12:35:33
摘要:从一个良家妇女变成妓院的窑姐,再从窑姐变成凶残的土匪,一个东北年轻女人短暂一生的传奇


   第1场
   时:日
   景:山路
   人:张凤山、张凤山妻子、一群逃荒的人、一队日本骑兵
   一队男女老幼不等的逃荒人,慌慌张张向北跑来。
   张凤山背着一个大包子,扶着腆着大肚子的妻子在人群中焦急的向前走着,转过一处山弯,张凤山妻子绝望地晃着头喘息着说:跑不动了,我实在跑不动了……
   张凤山:歇歇,歇歇,歇歇再走!
   说着,扶着妻子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
   突然,一阵叫喊声传来,人们更加惊恐地向前拼命地跑去。
   接着,一队日本骑兵,从远处跑上来,边跑边喊叫着……
   张凤山赶紧扶起妻子要走,日本兵已经来到近前,从身边跑过,突然,领头的日本兵勒住缰绳,看着张凤山妻子,奸笑着说:吆西,花姑娘的大大的好,哈哈哈哈……
   说着,跳下马向张凤山妻子走来,其余的日本兵都跳下马,围拢过来。
   张凤山扶着妻子,惊恐地往后退着。
   日本兵一步一步逼上来。
   张凤山一转身,挡住了妻子,领头的日本兵一挥手,他身后的两个日本兵端着枪跑上来,对着张凤山一顿暴打,用枪托猛砸张凤山,张凤山被打倒在地。
   张凤山妻子吓得躲在大石头后哆嗦着直劲求饶……
   一群日本兵忽的一下围了上来,撕扯着张凤山妻子的衣服……
   领头的日本兵站在一边,奸笑着解开腰带……
   张凤山妻子被撕扯的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拼命地嘶叫着,日本兵仍不停地撕扯她的衣服,身上的衣服已经所剩无几。
   突然,砰的一声枪响,正在奸笑着走上来的日本兵领头,一怔,倒在了地上,其余日本兵呜哩哇啦端着枪向四外射击,接着又有几个日本兵中枪倒地,剩下的日本兵赶紧骑上马,向北跑去……
   一对骑马的中国人追上,接着向前追去……
   张凤山妻子躺在地上,身下一滩血,艰难地向倒在一旁的张凤山伸了伸手,突然手垂了下去,不动了,接着,传来一声娃叫——
   一个血淋淋的孩子,带着肚脐带,从张凤山妻子的裤腰里爬出,不停地哇哇叫着……
   伴随着以下画面,想起画外音:
   画面:张凤山醒过来,抬抬头,左右看看,听见孩子哭声,扭头望去,看见孩子,吃力地爬过去,抱起孩子……
   画外音:张凤山妻子生下这个女娃便死了,张凤山含辛茹苦,将其养大,取名张素贞,也就是后来在长春一带,名噪一时的彪悍女匪——驼龙。
  
   打出字幕:飘零的野玫瑰
  
   第2场
   时:日
   景:两个相对的小窗户
   人:张素贞(16岁)刘学芳(18岁)
   一条不足半米的窄胡同,一对同样的小木窗,默默地相对着。突然,其中的一个小木窗被人从里面拉起,挂在上面的窗勾上,一个妙龄女子的头,伸出来,左右看看,然后,姑娘双手扒着窗框,翘起脚,伸出上半身,向对面的小木窗望去。
   特写:姑娘天真漂亮的脸蛋。
   姑娘正在望着,身后有人喊了一句:素贞啊,二神晚上回来不?
   张素贞这才缩回身子,回了一句:我哪知道啊!
   旋即,又趴在窗户上,伸出脑袋,向外张望着……
  
   第3场
   时:日
   景:大烟馆
   人:于二神 大烟馆老板、伙计
   大烟馆里,一铺大炕上躺着几个人在抽大烟,屋内烟雾缭绕。
   于二神哆哆嗦嗦走进来对伙计说:快,给我装一袋。
   伙计没好脸地说:还欠账啊?
   于二神哆哆嗦嗦地说:记账,记账,我不差钱,这两天手气不好,输了,过两天赢了我就结账。
   伙计气呼呼地说:不行,不能再赊账了。
   说着,一推,将于二神推倒。
   于二神跪在地上,抱着伙计大腿,磕头捣蒜地恳求:给我装一袋,装一袋,我就是砸锅卖铁,我也不会赖账,求求你,给我装一袋,快,给我装一袋……
   大烟馆老板站在一边喊:把他给我打出去!
   几个伙计上来,拖着于二神往外走去,于二神哀嚎着:给我装一袋,求求你,你是我祖宗,给我装一袋吧,求求你,求求你了……
   伙计将于二神拖到门口,扔了出去。
  
   第4场
   时:日
   景:刘学芳姨姨家小暖阁
   人:刘学芳 张素贞
   刘学芳怏怏推门走进小暖阁,把行李卷往旁边的小箱子盖上一扔,一屁股坐在小炕上,低着头,拍着脑门,长吁短叹了一阵,抬起头,走到小木窗前,伸手拉起木窗,一抬头,挂在了上面的窗勾上,刚要转身,突然听见对面传来一声:呀,有人啊!
   刘学芳停下来,向对面的小木窗看去,惊呆了,眼神都定住了。
   特写:对面的小窗子里,镶嵌着一颗美人头,俊模俊样,一脸娇嗔,从骨子里透出一种野性的美。
   刘学芳的姨姨不知啥时候走到身后,看着对面的窗子里的张素贞说:哦,我外甥,你该叫大哥吧。
   张素贞眨了一下撩人心神的大眼睛,甜甜地叫了一声:大哥!
   刘学芳的魂都飞了出去,赶紧答应说:哎,哎。
   姨姨又说:学芳在照相馆,出徒二年了,手艺不错,有功夫叫他给你好好照几张相片儿。
   张素贞没等刘学芳说话,便翘起脚,笑着说:真的吗?那我先谢谢大哥!
   刘学芳害羞地哦了两声,忙把眼光转到姨姨身上,探寻地看着。
   姨姨看着张素贞对刘学芳说:哦,这是你宋姨的外甥女,刚过来没几天。
   张素贞:嗯,从辽阳过来的。
   姨姨又说:他师父太死性,在日本人地盘跟鬼子治气不自找亏吃吗?
   张素贞:咋了?日本人又欺负咱了?
   姨姨说:有个叫什么大浦的家伙,愿意出大价钱兑他们柜上那间门市,他师父不肯,瞧瞧,出事了吧?大衙门小衙门都是小鬼子的,人家自己人能不向着自己人。抓起来了,说什么通匪,手艺人还有跟胡子通气的?找茬收拾你罢了。要我说啊,趁早房子给他,在城里另找一块地开张。有手艺,相照的好,在咱中国地界不照样混饭吃。
   张素贞瞪着眼睛骂道:该杀的小日本!太缺德了,熊人熊到家了,真该天打五雷轰!大哥,就不能找一个咱中国人说了算的地方吗?
   刘学芳嘟囔着说:出头道沟往北,到二道沟,就属中长铁路了,又归老毛子管了……
   张素贞:哎呀,那也不是什么好饼,没一个好东西,前些年日俄交战,小鼻子见到中国男人就杀,大鼻子见到中国女人就……嘻嘻。
   姨姨说:可不咋地,那年我刚嫁他姨夫,住乡下,小鬼子过去了,老毛子来,吓得姑娘媳妇成天钻高粱地,谁也不敢回家。
   接着,姨姨又笑着说:嘻嘻,不是人的东西!
   张素贞:都是些该杀的牲畜!
   宋姨在身后说:说谁呢?谁是该杀的啊?
   张素贞回头看一眼转成笑脸说:哦,我说日本鬼子和老毛子呢。
   宋姨:哦,你看家,我去割一块肉,晌午咱们包饺子,二神不是跑哪去了,晌午回不回来吃!
   张素贞:姨,你别管他,爱回不回来,回来也不给他吃!
   宋姨白了张素贞一眼说:这娘们儿,咋不知心疼自己的汉子呢。看好家,我走了!
   张素贞:哎,你走吧,姨!
  
   第5场
   时:日
   景:街上
   人:于二神 宋姨
   于二神蹲在街角哆嗦着,眼睛贼溜溜地四处寻摸着……
   宋姨挎着篮子总上来,于二神眼睛一亮,悄悄跟了上来。
   宋姨走到一处卖肉的摊床前看着肉摊上的肉,从腰里掏出钱袋子,于二神从身后窜上来,一把抢走钱袋子,撒腿就跑。
   宋姨一愣,说:二神,你这是干啥?你抢我钱干啥?吓死我了,回来,回来!
   卖肉的:你认识是他?
   宋姨:我外甥。
   卖肉的:嘿嘿,你外甥是个大烟鬼,八成是没钱抽大烟了。
   宋姨一拍大腿,说:哎呀,这个二神!
  
   第6场
   时:日
   景:大烟馆
   人:于二神 大烟馆伙计
   于二神匆匆跑进来喊:快,给我装一袋,快——
   说着,一头扎到炕上。
   伙计过来说:钱呢?
   于二神把抢来的钱袋子一扔,说:快——
   伙计颠颠手里钱袋子,转身走了,拿来一支烟枪,递给于二神说:二神,欠的账啥时候结啊?
   于二神一把抢过烟枪,猛吸几口,长出一口气说:黄不了你的,这两天手气不好,过两天,过两天都给你!
   伙计:抓紧啊!
   说着,转身走了。
   于二神飘飘欲仙地吸着大烟袋……
  
   第7场
   时:傍晚
   景:街上
   人:刘学芳 张素贞
   街上,人们匆匆忙忙的来往着,刘学芳一个人信步走在其中,张素贞在后面不远处跟着,刘学芳走得快,张素贞也走得快,刘学芳走得慢,张素贞也走得慢,始终保持那么一段距离。
   不远处的一个商店橱窗前,一个男孩站在前面,脖子上挂着一个木盒,盒子上摆着大块糖。
   男孩:大块糖,大块糖了,又香又脆又甜的大块糖了……
   刘学芳走上来,看了一眼男孩,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衣兜,然后放慢脚步,向男孩走去,到男孩面前,刘学芳掏出一个铜角子,递给男孩,男孩递给他一块大块糖。刘学芳转身往前走去,刚要把大块糖放进嘴里,张素贞在后面喊了一声:大哥!
   刘学芳扭头看去,愣愣地上下打量着张素贞。
   张素贞笑嘻嘻地说:大哥,你出门,我也出门,一直在你身后跟着,你不知道吧?
   刘学芳顿悟,但还是木讷地哦哦两声,便不知再说什么了。
   张素贞眼睛一亮,说:大哥,你吃的啥东西?
   刘学芳看了一眼张素贞,没说话,走过去,掏出一个铜角子又买了一块,递给张素贞说:尝尝,大块糖,沾芝麻的,又香又甜。
   张素珍也没推辞,接过来就是一口,呜呜呀呀地说:哦,好粘,粘牙上了,哦,哦……
   刘学芳:小点口,小点口就好了。
   张素贞咽下去说:嗯,好吃,真甜,还香!
   二人吃着大块糖,往前走去……
   刘学芳突然说:对了,你说你偷着跟着我,为啥?
   张素贞大大咧咧地说:我想出来溜达,怕不认路,走丢了。正好看见你出来,就偷偷跟着。跟对了吧?还尝到了大块糖。
   说完,便哈哈笑了起来。
   刘学芳:若不是我在你前面,你自己敢出来溜达吗?
   张素贞:那有啥不敢的?鼻子底下有嘴,不会打听?
  
   第8场
   时:夜
   景:胡同
   人;张素贞 刘学芳
   刘学芳跟张素贞走了回来,突然,张素贞一扭脸,看着刘学芳,二人挨得太近了,刘学芳慌乱地看着张素贞说:我到家了,你姨家在那个门,记得住吗?
   张素贞眨着眼睛,笑咪咪地说:记不住不是还有你吗?大哥,你真好,谢谢你的大块糖。
   说着,大胆地盯着刘学芳看。
   刘学芳一阵心跳,急惶惶地转身跑进门洞。
  
   第9场
   时:夜
   景:赌场
   人:于二神 众赌徒 赌场伙计
   于二神跟一些人在赌桌前吵嚷着打小……
   于二神:大、大、大……
   赌场伙计:买好离手,庄家开盘。
   骰盘里的骰子是一二三点。
   于二神一拍脑门沮丧地说:哎呀,手气这么差!
   然后转身说:再给我拿一百大洋。
   一个伙计走上来说:二神,你可欠不少了,刚刚又借了五十大洋,算上这几天借的,一共是三百大洋,你啥时候还啊?
   于二神打了一个哈欠,说:我黄不了你的,再给我拿一百大洋,明个儿一起还!去,快点!
  
   第10场
   时:夜
   景:张素贞住的小暖阁
   人:张素贞
   张素贞仰卧在小炕上,在微弱的光亮里,瞪着眼睛寻思着……
  
   第11场
   时:夜
   景:刘学芳住的小暖阁
   人:刘学芳
   刘学芳蜷缩在躺在被窝里,被子裹着整个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在一眨一眨地寻思着……
  
   第12场
   时:夜
   景:赌场
   人:于二神 赌场伙计
   四五个赌场伙计在打爆于二神,于二神在地上翻滚着,哀嚎着……
   伙计边打边问:说啥时候还钱?说,啥时候还……
   于二神:哎呀,各位爷爷,再宽限几天,我一定还,一定还……
   伙计们停手,问趴在地上的于二神说:你说,几天?
   于二神:半个月,半个月之内我肯定还,不还你把我手剁了。
   伙计:不行!三天,三天之内你换不上钱,我们就把你手剁一只!
   然后大家一起上来,踹了于二神几脚,骂道:滚,赶紧滚!
   于二神连贯带爬地起来跑了……
  
   第13场(张素贞做梦)
   时:日
   景:草垛上
   人:刘学芳 张素贞
   朦胧中,张素贞和刘学芳躺在草垛上。
   张素贞:大哥,咱俩过家家吧。
   刘学芳羞涩地说:嗯!
   张素贞:你当我汉子,我当你媳妇,你白天下地干活,我在家给你洗衣做饭,晚上一个被窝睡觉,干不?
   刘学芳:干!
   张素贞:咱俩都得脱溜光的,你得让我摸鸡鸡,行吗?
   刘学芳:行!
   张素贞:我给你生孩子,要不?
   刘学芳:要!
   张素贞:要丫头要小子?
   刘学芳:丫头小子都要,咱俩生一帮,你睡炕头,我睡炕梢,中间一溜小脑瓜,多有意思!
   张素贞:不行,咱俩不能分开,咱俩要一被窝,我好摸你的鸡子。
   说着,伸手搂过刘学芳,将大腿骑了上去。
   刘学芳装作打呼噜。
   张素贞在刘学芳身上摸索着。
   刘学芳突然说:不行,你摸我鸡子,我摸你啥?你啥也没有。
   张素贞拉着刘学芳的手,捂在胸口上,说:你摸这里。
   刘学芳:这有啥摸的?
   张素贞喘息着说:让你摸,你就摸,傻瓜!
   刘学芳突然推开张素贞说:你都嫁人了,天天有鸡子摸,可我呢?
   张素贞哭了,说:我后悔了,我后悔了,真的,大哥,我后悔了……
  
   第14场
   时:夜
   景:张素贞的小暖阁
   人:张素贞 于志和(于二神)
   张素贞在炕上翻滚着,嘴里喃喃地说:我后悔了,真的,我后悔了……
   一个黑影站在头上说:这娘们儿,这是梦见谁了,后悔啥呢?
   说着,伸手推了推张素贞,说:醒醒,醒醒,我回来了。
   张素贞醒过来,瞪眼看着黑影,说:呀,睡着了。
  
   第15场
   时:夜
   景:刘学芳的小暖阁
   人:刘学芳

共 38489 字 9 页 首页1234...9
转到
【编者按】张素贞,本是一良家女子,被称为二神的赌徒男人卖入妓院,从此开始自己混沌的人生。在这期间她遇到刘学芳,一个照相馆的小伙计,两人关系亲密,却终究不是帮她摆脱火坑的男人,于是,她在匪首大龙的帮助下赎了身,与其一同落寨为匪。这个良家女子,从张素贞改名到小芳,再到入匪寨后的驼龙,这个过程彰显人物内心的变化,也体现出她阅历的不断加深与成长。直到众匪围攻尤家大院,大龙中枪身亡之际,驼龙被拥为大当家,开启她为匪首的一生。在这段过程中,重遇刘学芳,二人短暂相聚后再次分离,两年后驼龙把他们的儿子送去给他,再次浪迹烟花之地,直至被抓捕。一个良家女子,被一步步逼入落寨为匪的境地,她的人生可谓跌宕起伏,波折不断。故事在描写时环环相扣,精彩不断,语言虽然质朴,人物错综复杂,令人深思回味,举力推荐阅读!【东北风情编辑:子琛】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月如水        2021-03-18 16:13:19
  谢谢编辑老师点评!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
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太阳城申博开户 网上百家乐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申博在线体育投注登入 申博手机客户端下载登入 www.38333.com 菲律宾申博开户网址
菲律宾申博娱乐 太阳城申博官网 盛618网址 申博百家乐
菲律宾申博娱乐 ag真人娱乐 申博娱乐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app下载 盛618网址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