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人间值得】娥姑(征文·散文)

精品 【流年·人间值得】娥姑(征文·散文)


作者:燕剪春光 进士,9339.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836发表时间:2021-03-22 09:15:33


   四年多了,我再次回到故乡。可是,故乡并没有给我好脸色。铅灰色的天空,仿佛一块巨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收割了晚稻的农田,所见皆是东倒西歪的枯黄稻茬;一栋栋杂乱无序的小楼房,冷冰冰的,对我的到来完全无动于衷。
   我把目光投向洗衣塘。那里曾经是村里最热闹的场所。妇女们一边洗搓衣服,一边唾沫横飞,东家长西家短,八卦新闻,从这里发酵,然后传播到村庄的每一个角落。
   如今,几块光溜溜的青石板,静静地躺在那里,似乎好久无人光顾。塘水浑浊,浮着一层油腻腻的东西。北风吹过,不起一丝涟漪。
   水太脏了,洗衣服都转移到村后的中塘了?我心想。
   我的眼睛不经意转向娥姑家的大门口。娥姑,她现在怎样了?
   娥姑,比我大几个月,名叫娥得。排行比我高一辈,我称她娥姑。
   小时候,娥姑喜欢跟我在一起。
   春光明媚的下午,我俩各牵一条老水牯,雀跃着到了后山脚下。我俩麻利地将牛绳往牛角上一缠,用力拍一下牛屁股。老水牯得到号令,刺溜一下就窜上了山坡,去找寻新鲜美味的嫩树叶。娥姑一个眼神丢过来,我即刻心领神会,紧随其后,直奔山谷里的那一片野刺梅。
   等我俩的肚子被酸酸甜甜的野果子填满,牙齿开始发酸的时候,太阳快要落山了。娥姑将大拇指和食指做成一个圆圈,对着嘴一吹,“哞哞”几声,两条老水牯闻声而来,肚子涨得跟怀孕了一般。我俩顺手折几束杜鹃花,绑在牛的犄角上。两条水牛,瞬间变成两匹荣获军功的战马。我和娥姑俨然是两位将军,骑在它们的背上,勒紧缰绳,慢悠悠地向村庄走去。晚霞满天,炊烟袅袅。我看见娥姑的脸,红扑扑的,像火红的杜鹃花。
   仲夏夜的晚上,屋里闷热难耐。我刚放下碗筷,来不及将满口的饭菜吞进喉咙,便抓起一把蒲扇,像一只蝴蝶飞到晒谷场。娥姑和几个小伙伴已经先到了。
   今晚玩什么?我问娥姑。
   我们去捉夜火虫吧。夜火虫即萤火虫。
   天上繁星闪烁,地下萤火点点。没有灯光的夜晚,我们这些懵懵懂懂的小孩子,多数赤着脚,踩着星光,从村前跑到村后,从晒场跑到田埂。
   娥姑,夜火虫在你头顶上。我叫喊着。
   娥姑身手敏捷,头一偏,手腕一勾,蒲扇拍下去,一只正在飞行的萤火虫应声掉地。娥姑把它捉住,放进小玻璃罐。小玻璃罐如一只流动的小灯笼,在蛙声四起的夏夜,将一颗颗童心,照得通亮。
   秋天,采猪草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我们把注意力从山地转移到渠道边,水潭里。清澈见底的小水潭,长着油油的水草。小鱼小虾小螃蟹,在水草里穿梭嬉戏。我和娥姑,像两个贼,冷不丁将竹篮挖过去,迅即又提起来。
   抓到了,抓到了,好几只小鱼呢,还有虾子。两人兴奋的笑脸,在被搅浑的水潭里,成了大花猫脸。一个下午,我们捞了满满一篮子水草,还收获了一小碗小鱼虾。
   我家没油了。你把鱼虾带回去吧,你姆妈煎的鱼真好吃。娥姑有些气馁。
   晚饭的时侯,我端着饭碗溜了出去。在娥姑家的柴屋前,我将碗里的鱼虾拨一半到她的碗里。香喷喷的滋味,从舌尖一直弥漫到心田。
   然而,我与娥姑后来慢慢变得隔膜,以至于完全陌生。
   我读三年级的一天,娥姑的母亲去世了。她的父亲,腰边长了一个大脓包,乍一看,像是揣着一个宝葫芦。他的脸黑黑的,背有点驼。咳一声,一口痰飞出老远。村人背地里叫他“痨病鬼”。我听过他骂娥姑的姆妈,没用的臭婆娘,连崽都不会生,生了一窝赔钱货。
   娥姑没有再上学。星期天或者假期,我偶尔还同娥姑一起放牛。她似乎突然长大了,不再和我们嬉笑打闹。她常常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地上,望着天空发呆。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觉得她奇奇怪怪的。
   哼,一点都不好玩。我不再邀约她,继续和其他小伙伴一起,上山采野果,下水摸鱼虾,尽情地享受童年的欢乐。偶尔碰到,我习惯性地喊一声“娥姑”。她迅速地看我一眼,随即低下头。
   转眼间,我即将高中毕业。
   寒假的一天,阿梅来找我。明天娥姑结婚,今晚我们去陪她吃顿饭吧。你一定要到场啊。
   这是我们当地的风俗。女孩出嫁的前一天晚上,娘家要摆“款女酒”,邀请村里的同龄女孩和新媳妇参加,陪出嫁女吃饭聊天。娥姑虽是招上门女婿,也遵循这一风俗。
   吃过晚饭,我和阿梅等几个女孩,在娥姑的婚房陪她说话。
   婚房布置得很简单。门上贴了红对联,窗户贴了红喜字,床上铺了新被子。家具大多是旧的,有一个新做的木制洗脚盆和一个新买的塑料脸盆。
   吃饭的时候,娥姑没怎么动筷子。她的眼睛肿肿的,一看就是哭过。
   阿梅劝导,娥姑,不要难过,女人总归要嫁人的。
   不劝倒罢,这一劝,娥姑的眼泪像是打开的水龙头,哗哗地往下淌。她一边哭,一边诉说:我的命好苦啊!没有福分读书,也没有福分出嫁。注定一辈子守在家里,没有出头之日。见娥姑哭得伤心,我也悲从中来,陪着她一起掉眼泪。
   我知道,娥姑一直不同意留在家中招上门女婿。她把自己关在房里,绝食两天。父亲提着斧子,嚯嚯几下,门被劈开。十六岁的娥姑吓得赶紧抱住了父亲的腿。
   男方是湖北人,做裁缝,比她大十多岁,死了老婆,有一个女儿。姆妈说,娥得太可怜。老二不肯留在家里,出嫁了;老三不肯,也出嫁了。不是还有妹妹吗?为何偏偏是她留?
   不想留在原生家庭,倒愿意嫁出去?我当时委实想不通。
   姆妈说,一个农村女孩,一辈子只有出嫁那天,可以风光一回。夫家的礼数不周全,可以不出娘家们;走在路上,音乐队偷懒了,可以停在原地不动;到了夫家,鞭炮放得不够大,可以站在门外不进去。
   可招上门女婿,连这一回的风光也没有。
   娥姑结婚的第二年,我考上了大学,离开了村庄,与娥姑的距离更远了。放假在家,经过村口的洗衣塘,经常可以看到她忙碌的身影。见到我,她先是痴痴地看着,然后极力挤出一丝笑容,说声“回来了”。我正想说些什么,她已急匆匆离开。
   关于她的许多事情,都是姆妈告诉我的。
   娥姑结婚后,三年生了两个儿子。她男人在外地做裁缝,她在家带孩子,种田种地。女人的活,男人的活,她全包了。往后几年,送妹妹出嫁,给老父亲送终。慢慢地,日子似乎有了起色,她阴郁的脸上漾开了浅浅的笑容。
   可是,老天对她毫无怜悯之心,将一场飞来横祸降临到她头上。她的男人,她两个儿子的爹,在外地与人发生纠纷,被活活打死了。
   得到这个消息时,娥姑正在水田里插秧。她抹了一把满脸的汗水,怔怔地瞪着捎信的老乡,足足有三分钟。吓得那人连连后退。
   娥姑腿一软,跪在了水田里。直到村里人七手八脚把她弄回家,她也没说一个字。
   她念了两年书,不认识几个字。她到过最远的地方,是鄱阳湖筑坝的工地。她没有秋菊的勇气和能力,去为她的男人讨回公道,甚至连男人的骨灰在哪里也不知道。
   娥姑成了寡妇,刚刚三十出头。那一年,我从江西调到广州一所大学工作,离她越来越远。姆妈跟我一起住广州,再没人告诉我关于娥姑的事。当然,是我没有特意去打听。
   几年之后,我回老家探亲。在村口的水泥晒场,我看见水塘边站着一个肥胖的女人。她好像刚刚洗完衣服,脚边靠着一只装满衣服的竹篮。她站在那里,与正在青石板上洗衣服的妇女们谈笑。
   哎呀,嫂得,你是没听到啊,夫妻俩吵到好夜深,差一点打起来。
   娥得,你跟你家光子吵架不?他不会打你吧?
   ……
   是娥姑!她怎么变得这么胖?像即将临盆的产妇。她家光子?是她的男人么?
   女人中有人眼尖,认出我来。说笑声戛然而止。一个个把脸转向我,眼睛像探照灯似的,似乎想从我身上发现一些闲谈的资料。
   波波回来了。怎么是你一个人?好多年没见你哟。还这么年轻……
   你一言,我一语,我应接不暇,只好傻傻地笑着。按家里的规矩,挨个喊了一遍。
   娥姑拎起篮子向我走来,脸上挂着极不自然的笑。“你回来了。”她的眼神闪亮了一下,瞬时熄灭了。“是的,我回来了。”望着她浮肿的面容,花白的头发,我鼻子一酸,眼眶热乎乎的。
   我没有回家的这几年,娥姑的生活有了不小的变化。
   做裁缝的男人死了不到一年,好心的邻居把一个算命的瞎子领到了她家。瞎子无父无母,无儿无女,靠给附近村民算命看日子为生。娥姑实在没有能力养活自己和两个儿子。她到父母的坟头,狠狠地哭了一场,晚上便和瞎子成了亲。村里人都喊娥姑的新男人叫光子。
   从此,她在家洗洗衣服,做做饭,很少下地干活。没事儿就去水塘边跟人聊天。据说她食量惊人,与村里力气最大的男人比试过,不分高下。
   在水塘洗衣服的时候,常常有人开她的玩笑。
   娥得,光子又给你买什么好吃的?看你,越来越富态了。娥姑装作没听出话里的嘲弄,嘴角扯了扯,扭头就走。
   娥得,你的命真好,不用干活,还有吃有喝。空了还有人拉二胡给你听。我眼馋你。
   娥姑的脸上瞬间覆上一层霜,咬牙切齿地说,眼馋是吧?我希望你下辈子嫁个光子。
   姆妈生病的几年,我回家的次数多了些。姆妈也是留在家里成亲的,自然对娥姑多了一份亲近。她常去娥姑家坐。我有时会陪姆妈去。到了娥姑家,她礼貌地说:“嫂子坐。波波坐。”然后呆呆地站着,许久没有一句话。她的瞎子男人跟姆妈聊天,说些生辰八字之类的话。我感到无趣,便一个人去田野看风景。
   一个夏天的傍晚,天气很热。我和姆妈吃过晚饭,想去外面凉快凉快。姆妈习惯性地往娥姑家走。还没到她家屋前,就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叫喊声,好像是有人要寻短见。
   我和姆妈到了娥姑家门口,看见娥姑与两个邻居在撕扯着。娥姑拼命挣脱,两个邻居死死拖住。她蓬头散发,像疯子一般,嚎叫着,不要拉我!让我去死!我这个猪命狗命,早死早投生。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从他们的议论中我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娥姑的两个儿子,早已成家生子。老大生的是女儿,十三岁;老小生的是儿子,刚刚九岁。两对少夫妻长年在外面打工,孩子几个月,交给了娥姑。娥姑辛辛苦苦带大两个孩子。没曾想,两个人的性格合不来,见面就掐架。娥姑左右为难,只得当和事佬。这引起自认为输了的孙女的不满,说奶奶偏心眼。这两天,大媳妇娘家有事回来了,孙女向母亲告状,说弟弟欺负她,奶奶还帮着弟弟。大儿媳见宝贝女儿受了委屈,当即发飙,对婆婆破口大骂。娥姑人老实,吵不过儿媳,气得往水塘跑。
   这时候,娥姑情绪平复了一些,坐在地上呜呜地哭。我走过去,蹲下身来,握住了她的一只手。
   那是一只多么粗糙的手啊,与粗粝的树皮差不多,硌得我的手生疼。想起小时候跟她在一起的情景,我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仿佛想要给她传递一种力量。姆妈在旁边轻声细语地劝慰,她的脸色慢慢地舒缓。许久,她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走回家。家门口,她的瞎子男人倚着拐杖在默默流泪。
   姆妈去世后,我又是几年没有回家,自然没有娥姑的消息。
   我站在娥姑家门口,正欲敲门,里面传来二胡的声音,是《二泉映月》。声音时高时低,时断时续,像一个受尽苦难的女人在暗夜里呜咽;又像在诉说她的满腹委屈和哀怨。姆妈曾说过,娥姑的瞎子男人待她不薄。娥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开导她,拉二胡给她听。
   我悄悄地回转身,走向姆妈的老屋。一群觅食的鸟儿,“呼啦”一声飞起,在灰色的天空盘旋。《二泉映月》悲凉的旋律萦绕在我的心头,在村庄的上空久久回荡。

共 428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读完此文,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文中名字叫娥得的女人一生的不幸根源究竟是什么?我不知如何去说。她曾经聪颖又活泼,健康且美丽,但是,这样一个可爱少女的学习生涯止于了二年级,因为母亲的去世她失去了上学的机会,而婚姻,又一次让她的生活陷入泥淖,被迫招上门女婿,她只能嫁给一个大她十多岁,死了老婆,还有一个女儿的男人。男人在纠纷中被活活打死,没文化的她无力去争取自己该得的利益,拖着两个男孩的她,生存的状况更加糟糕,为了养活孩子,她只得再嫁,而这次的男人是个算命的瞎子。好容易养大儿子,又套上了看护两个儿子的孩子的重任,辛苦劳碌还不落好,媳妇的无礼谩骂,让她欲去寻死。作者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与听闻串起了娥得一生坎坷的命运,少女可爱美丽的娥得与老年孤苦臃肿苍老的娥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人心被揪疼,而童年玩伴的“我”,通过求学走出山村,走往更大的城市,这一对比,更反衬出娥得遭遇的不幸。贫穷,家庭噩运,导致她不能读书,而没有文化,让她只能枯守穷乡僻野,除了屈从命运的安排却无力改变什么。作者以第一人称行文,具有强烈的带入感,让人不时为娥得的境遇揪心疼痛,不仅如此,作者很善于用景物描写烘托气氛,如开篇“铅灰色的天空”的描写,如结尾《二泉映月》悲凉的旋律的回旋,一幕幕场景描写无不渲染出娥得凄凉悲惨的境遇,让人的心一直为主人公的不幸遭遇沉重着,沉重着。文章刻画人物细致入微,各类描写无不生动细腻,有力地凸显了主人公凄惨的境遇。都说知识改变命运,诚然,而娥得的不幸仅仅是没有文化的缘故吗?陈旧的陋习是不是也有份?而娥得善良到软弱不愿抗争呢?文章留给读者诸多沉重的思考。发人深思的佳作,推荐赏阅!【编辑:风逝】【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322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风逝        2021-03-22 09:26:01
  被迫招养老女婿,娥得一次次哭诉,“我没有福分读书,也没有福分出嫁,注定一辈子守在家里,没有出头之日”。被媳妇谩骂,她要去寻死,说“我这个猪命狗命,早死早投生”。看到小时候的玩伴回乡,她躲避,不愿接触了解外面的世界,与其说她的不幸是生活的艰难导致,毋宁说是她软弱逆来顺受的性格造成。
   性格决定命运,在她身上再次印证。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1-03-22 23:04:38
  风辛苦了!昨晚编辑了二哥的文,今天一早又发出这篇。流年的老黄牛 啄木鸟,名副其实。
2 楼        文友:风逝        2021-03-22 11:48:20
  运用各类描写刻画人物的,姐姐笔触越来越细腻,深刻,读之,那个人就栩栩如生地跃然纸面。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2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1-03-22 23:07:58
  我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女孩,娥姑最可怜。原因是多方面的,文化的、社会的、家庭的、自身的,都有。笔力不逮,表现得不够。
3 楼        文友:石语        2021-03-22 13:09:00
  姐姐的文字真是越来越好了,起承转合自如,结构自然巧妙却不着痕迹,故事普通立意却不凡,文笔绵密却暗含力道。比如小女儿两小无猜的铺垫,我拉娥姑手这一情节的设定,《二泉映月》和娥姑悲凉映衬等,不经意却浑然天成。
   姐姐此作,要落花评,应为绝品。
回复3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1-03-22 23:11:31
  谢谢花儿的鼓励!由于对娥姑真实的生活和内心世界不了解,写得不够深入。
4 楼        文友:素心若雪        2021-03-22 18:41:08
  一个命运多舛的女人,读得人心里好难受,究竟是什么,把一个青春亮丽的少女,推进一个又一个无望的境遇。年轻时遭到命运的不公,老了依然是这样的无助。有时候善良超越底线,反而也是一种自残和伤害。可怜的娥姑,让人心疼。春光姐好文笔,这么有带入感,情景走心,如同亲见,让人流泪。
视与荷般静,原同梅样清。
回复4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1-03-22 23:18:22
  谢谢素心妹妹来读拙文!娥姑是我的发小,命运对她很不公平。我每次见到她,心里都难过。一直不敢触碰这样的题材。写起来很沉重,读得也沉重。
5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21-03-22 21:33:04
  春光妹妹的文字真是越来越好了。
   读这篇《娥姑》让我思绪漂浮,一会儿想起鲁迅先生《故乡》的人物少年闰土,一会儿又想起鲁迅小说《祝福》中的人物祥林嫂。
   文章简洁生动,错落有致,人物相貌、衣着、语言、举止刻画栩栩如生。写得真好!
   只愿娥姑是小说中的人物。
回复5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1-03-22 23:21:56
  明月哥有一双慧眼。我写的时候脑海里也是想着鲁迅的《故乡》和《祝福》。可惜,仅仅学到一点皮毛。谢谢明月哥的鼓励和懂得!
6 楼        文友:康心        2021-03-22 22:06:00
  真好,生活的法码一点点叠加,娥姑的一生无处话凄凉。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回复6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1-03-22 23:22:47
  谢谢康心妹妹来读拙文。祝春天快乐!
7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21-03-23 05:51:52
  读完此文,让我想起鲁迅先生的《闰土》和《祝福》中的祥林嫂。娥姑的悲剧命运,如今依然发生,警示我们,改变贫穷,改变陋习,改变旧观念,依然任重道远。
已是人间不系舟,此心元自不惊鸥,卧看骇浪与天浮。
回复7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1-03-23 09:51:45
  谢谢轻舟大哥的评论!言简意赅,一语中的。
8 楼        文友:伊蘭        2021-03-23 10:04:23
  偷闲读春光姐的好文,以悲悯的情怀讲述一个女人的悲情故事。读后让人心疼,好文字的感染力大抵如此。幸好,有《二泉映月》相伴,也算娥姑生命中的暖色。
万人如海一身藏。
9 楼        文友:清鸟        2021-03-23 10:26:31
  娥姑,命运多舛,一生不易,卑微的活着。其实,每个人何尝是在空虚中浮萍风雨中度过,正因为有娥姑这样一些底层的小人物的存在,才会让更多的人面对生活中的不如意不再去抱怨,只有努力创造和发现光明,就如,瞎眼光子对娥姑的意义。春光姐的文意义深刻,思想有深度,真正的好文。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9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1-03-27 23:01:50
  谢谢鸟儿留情!文章还不够成熟,需要改进的地方不少。
10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21-03-23 15:03:42
  一个可怜的女人,她的悲剧命运有家庭因素,也有社会因素,更与自身的无知有关。也充分说明了,知识能改变命运。文章有深度,描写细腻,场景化极强,极具代入感,让人为娥得的不幸感慨,心疼。
五十玫瑰
回复10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1-03-27 23:00:36
  今天许老师的意见很中肯。我自己也感觉中间比较薄弱。谢谢姐姐留情!
共 18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
网站地图 ag国际馆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手机版
菲律宾太阳娱乐登入网址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 申博管理网网址登入 申博开户官网登入
真钱百家乐 申博官网登录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代理
申博官网登录 真人百家乐 太阳城手机版 盛618官网
太阳城申博开户 ag真人娱乐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