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摆渡物语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摆渡·春】归去来兮(小说)

精品 【摆渡·春】归去来兮(小说) ——回家的路有多远


作者:天涯暮归女 布衣,222.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807发表时间:2021-03-22 13:29:52
摘要:刘卯生在惠州做建筑工程,他与一个香港女人好上了,可中秋节的前两天,他却坚持要回家去看看,谁知他回家时,老婆却一夜未归……

【摆渡·春】归去来兮(小说)
   下午,刘卯生从别墅里走出来时,心里有点庆幸,他坚持没沾一口红酒,说是他今天晚上要开车回亚运城。邹怡有些郁闷,仰着头闭上眼睛,把最后一滴红酒倒进嘴里,嗔笑道:你这狡兔,回你老窟去胜你的新婚吧!
   他走时礼节性地伸出胳膊抱拥了她,仅此而已,和上次比较,减少了吻别的热情多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回眸。
   卯生是去年装修这一片区别墅时认识这香港女人的。当时她对屋子的装修要求比较高,从材料质量、地板颜色、到每个房间灯光的不同亮度都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惠州星河丹苑房地产老总亲自打电话,叫来挂靠该公司的装修老板刘卯生,他说这女人有些背景,她已经介绍或带动她的朋友来买了三套别墅了。装修这一块,你必须亲自负责,一定要满足她的要求,价格你们自己谈。
   这一谈,两个人就谈到惠州最豪华酒楼的饭桌上,谈起了她的身世和家庭。原来她也是湖北襄阳人,二十八岁那年,她在深圳福田某足浴城做足浴女工,不久认识了香港未婚男人庄某。他比她大十一岁,是粉嶺一家港式茶厅的厨师。后来他包养了她,为她租了小两房,每个月给她四千块钱零用。再后来邹怡回老家离了婚,然后用五年的时间才等到了香港政府颁发的一纸婚书……
   卯生走出别墅区走进停在路边的车里,他打开空调前摇下车窗向她的房子望去,邹怡家褐色的墙壁上爬满了绿色的“爬山虎”。他曾和她微笑着站立在窗前,调侃说这只虎一定是雄性的。它昂着头伸开钳子一样的臂膀向上爬,不久就要攀上阳台,然后日夜守在你的窗前,窥视你的一举一动了。
   邹怡扑闪着她的一对含笑凝情的大眼睛,幽幽地说道:“我哪天提几壶开水顺着墙面很下浇,看它还敢不敢这么猖狂这么流氓!”卯生嘻笑着说:“最毒妇人心,果不其然。”
   这个女人确实不简单,她说与香港男人分居有一年多了,只等他付完拖欠最后的八十六万元,他们就可以领离婚证了。可她的微信头像却仍然与他相拥着,站在蔚蓝色的海滩边。她笑得很含蓄很优雅,金黄的头发被海风吹拂着,巧妙地掩盖了那男人左边的半个脸庞。只要仔细看,还是会发现男人左边的眉端那儿,有块像手心一样大小的黑红色的胎记……
   卯生往自己的工地开去,他想与大家一起加个餐再回去过中秋节不迟,他已经吩咐厨房的三婶多买菜了。明天一早,有两个钢筋工要坐车回广西老家,还有贴瓷砖的湖南老两口要到东莞去看儿子,卯生这几天也想家了,仔细算来,他已经有两个多月没回亚运城了。
   老婆候玉凤,是前年女儿在广州大学城读大一时,从老家荆州过来到亚运城的家中,专门照顾并陪伴女儿的。之前他们的房子租给两个黑人大学生,可他们总是延期很久才交房租,有时还叽哩哇啦地说一通英语强调不交房租的理由。卯生一气之下撵走了那两个肯尼亚黑鬼。
   玉凤后来说,她过来住了很多天后,还能感觉得到房间里散发着劣质的令人作呕的香水味。
   玉凤刚到广州时,卯生陪她在风景如画的亚运城住了一个多星期。他说再过两年等房价涨到三万了,就把它卖掉,一部分还房贷,剩余的留着作女儿的嫁妆。反正老家荆州和惠州都有装修好的房子,到时候你想住哪就住哪儿……嗯,等我碰到了好香水,给你买两瓶回来。
   女人嘟囔着嘴说,你今后可要经常回来呵!要不是为你,我才不会像只孤雁一样落这儿呢!
   卯生涎着笑脸道:“必须的,我想你……要你时,一伸腿子两个时辰左右就站在你面前了。”
   那夜,两个人折腾得精疲力尽。女人轻声细气地给他吹耳边风:“老公,我到广州总得找点生意做吧?要不然一个人待家里,人生地不熟的,非憋疯不可。”卯生感觉耳边痒酥酥的,他“嗯嗯”两声,算是应允了。接着一扬手臂,又把女人揽到怀里。
   两个月前卯生接到玉凤的电话,她己经在广州昌岗的一家养生会所入了股份。后期还需投点钱加一个项目,说是做香港某品牌精油的二级代理商。
   他前段时间一直忙于别墅区的绿化工程的竞标和设计,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回亚运城。这次回家,正好了解一下玉凤参股的那家养生会所。她曾在视频里说,老板是正宗的香港人,深圳还有几家店呢!这臭娘儿们,拿十五万块钱从一个金牌消费者变成了一个小股东,这都是寂寞惹的祸啊!
  
   二
   公司的厨房是租的当地农民建的楼房,一楼两房两厅带院子。做饭的三伏婶是玉凤娘屋的远房亲戚,她的腰身粗壮肥厚,屁股上的两坨肉像磨盘一样、随着步子的移动而转动,脸上总是渗着汗淋淋油腻腻的笑容。她男人三伏是卯生手下的水电工,有时也铺地砖刮瓷粉啥的,他平时言语不多,可干起活来却从不含糊。
   这天三婶端着一碗饭坐在卯生面前,说大兄弟……呃,老板啦,我们两个人住板房里多有不便啊!夜里我们俩什么都没干,就是翻个身,床就嘎嘎地作响,可那几个后生早晨起来冲我们叫,说什么要干就在外面找地儿交配完了再回来……大兄弟呀,这是什么话?这不是欺负我屋里的哑巴畜生三伏吗?要不是我妹子玉凤让来帮衬您一把,我会跑到这几千里外的广东来受这个洋罪?我想啊,反正每天天不亮就要给大家伙熬稀饭,蒸馒头,我们俩干脆搬到厨房里屋来住好啵?
   卯生朝里面房间的一千多斤大米晙一眼,是哪些王八蛋在网上说疫情过后大米要涨价的?害得老子五月份派几帮人买了三千多斤米拖回来!
   工地上每天有三十多张嘴要吃几顿饭,三婶不止一次地说做饭太累了,工钱又少。哦哟,还不如到工地上去提灰桶子!
   话说到这一步,卯生只好遂了她的心意,万一突然她走了,一时半会到哪去找人来烧火做饭?
   他俩刚搬到厨房里住安稳,三婶就在饭厅和米堆旁摆了两张半旧的电动麻将桌。她厚着黄脸皮堆着一脸的笑,说大兄弟呀,这以后下雨天湿的,我帮你把这些男人们赶进笼子里来,一律不准出门去找女的按摩抠脚巴丫子。吃了晚饭也只能在我这儿打麻将斗地主,嘻嘻,你放心,我只收几个小钱。
   这会儿卯生的车从厨房门口轻轻滑过,他本想进去与三婶说说话拉拉家常,可他看到她像笑面虎一样的嘴脸就烦。唉,玉凤也说她原来不是这样的。
   三婶今儿做的菜还真不少,有两大盆四大碗,鸡汤炖山药、鲩鱼焖萝卜,几十个人吃得满嘴油,吃得嗬嗬笑。无论兄弟们如何劝说,卯生还是滴酒未沾,他已经决定今晚一定要回到老婆身边了。
   疫情过后,卯生四月底才带着原班人马到惠州来。到了七月初,每天室外的温度达到三十八以上,厨房和板房不开空调就不能吃饭睡觉。更要命的是,上一个月,跟他干了五年的老金头在五层楼高的墙面贴瓷砖时,被太阳照花了眼,一脚踏空从楠竹架上栽了下来,摔断了一条腿。卯生安排他住院治疗,先七后八连医疗费带赔偿,花掉了九万多。
   卯生吃过饭与大家伙儿说笑了几句,扬扬手作别,他才不会留在这儿打麻将呢!
   刚走到不远处的停车处,卯生看见一个打赤膊穿短裤的男人靠在车窗那儿在等他,是大憨子。
   大憨子这些天干活吃饭,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跟他说什么,他支友吾吾答非所问。卯生看看手表,就说天都黑了,你不去搓几把?
   没心事玩,大哥,你帮我……帮我把帐结了吧!我明儿一早要回家!……憨子把胸前的汗衫卷到刚吃饭的肚子上,磕磕巴巴地说道。
   你胡说什么呀憨子!可不能拆哥的台子哦。卯生拍打一下憨子圆圆的肚子埋怨道:“过了中秋节一眨眼就到年底了,这个老鼠子年是不好过,钱难赚日头毒,再熬个把月就过去啊,兄弟!”
   憨子憋红了脸,坐到车里才对卯生说了实情。他得了病,他裤裆里的那宝贝疙瘩又痒又疼还流黄水。悔不该去年刚到这边时,就跟三伏老狗去立交桥档头玩女的。大哥,我知道你几个摊子拉扯着缺人手,可我没办法呀,要是我得的爱滋病,这次回去,就一头扎到海子湖里喂鱼算了。大哥,你明年回去别忘给我烧几张纸!
   卯生的心一阵阵紧缩,几句安慰的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憨子是同村朱家台人,三十八岁,生有一儿一女。去年初他从东莞刘老板工地上转过来,转到自己名下做了一名木工。
   憨子双手捧着头,头慢慢地低垂到裤裆里,他带着哭腔的声音在车厢里回响:“
   大哥,我真他妈的倒了邪霉,我哪有脸回去呀我?”
   卯生把手头上的仅有三万多块钱全都转到他微信里,说我回去找你玉凤姐拿了钱,拢拢帐,立马把剩余的钱转给你看病。
   车窗外一阵阵热浪袭来,憨子脸和脖子上挂的不知是汗水还是眼泪。临下车时他攥紧卯生的手说,大哥,烧火的三肥婆不是个好东西,她昨天说别的工地上过节日,都是老板在外头餐馆包的桌席,说你抠抠嗦嗦小气得要死。还有老金头,听河南那几个老哥子私下嘀咕,老金头可能是故意从楠竹跳上摔下来的,说是他的小儿子在家赌博输了不少钱,要债的逼上门把他家楼房的玻璃都砸了……
   憨子最后抽搐着鼻子哭泣道:“大哥呀,这外头的女人没几个是好东西!等两个身壳子靠一块儿,你脚一滑,就掉深坑里爬不起来了,哥你可要稳住喽!”
   这应该是憨子离别时说出的肺俯之言。卯生略有所思地点点头。夜色合围着越来越浓越来越近,憨子渐去渐远的背影,很快就被夜色浓缩成一个小黑点。
   卯生仰着头闭着眼挨在车靠背上,觉得心慌乱乱的有点堵。
   在工地上摸爬滚打这十年,谁知道他承受了多少艰辛苦痛,走过了多少坑坑洼洼?有时,他真怀念之前在乡办企业,坐在办公桌旁一杯清茶一张报纸翻阅半天的时光呵!
   卯生苦笑着摇摇头,他想起邹怡有一次和他喝下午茶时说的一句话:“我好想回去呵!可我却永远也回不去了。你也一样,只是你现在还没感觉到!”
   怎么会回不去呢?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回去。卯生想,他便一踩油门,回家去!
  
   三
   卯生回到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了,他掏出钥匙开了大门,轻轻地叩动房门喊道:“老婆,凤儿。”
   房间没人应答,他打开门一看,床上一张凉席一条空调被,外加一个单人枕头,亲爱的玉凤不知影踪!
   他掏出一支烟来点上,老婆半夜还没回来,只怪他没有提前通知她。本来是想多一分重逢的惊喜,就像前几年在海子湖老家一样。有一次他开了十几个小时的车,汗水流地站在她面前,她惊慌失措,满脸的欢欣和疼爱,流着泪水一下子扑到他怀里!
   他在几个房间和前后的阳台上走了一圈,万一玉凤心有灵犀知道他要回来,躲在哪个角落跟他捉迷藏呢!可玉凤不在家,女儿也好像有几天没回来了,她电脑桌子上的一小盆绿箩,因为缺水而奄奄一息。
   洗完澡后,给绿箩浇了水。卯生打开空调躺在床上,他心烦意乱,反而十分的精神和清醒了。
   玉凤可能是打麻将去了。要不,在新入股的养生会所值班?她有一次告诉过他的,她隔几天要在前台值班,可值班连家也不回吗?他想给她打电话,又怕她正骑着摩托车往家里赶,电话一响,说不定她一慌乱就摔倒了。
   枕头上是什么味道?幽幽淡淡的,像春风一样温柔,像花蕊一样甜糯,他闭着眼细心地回忆着、判断着,是香水的味道!他熟悉的,邹怡身上的法国香水的味道!
   在五月底一个小雨淅沥沥的周未,邹怡用半天时间做了几个中西合壁的菜:有苹果沙拉,有番茄土豆牛肉饼,有干煸的酸辣九节虾,还有水煮芥兰……邹怡说E区别壁的鲁小姐和汪太太看了她发在朋友圈里的房间的装修和布置,就决定照版复制到她们的房间里去。嗬嗬,可惜现在她们不能回大陆来,她们俩在英国可都有投资的哦!……来,亲爱的,为了你早日成为千万富翁,干杯!
   那天晚上,雨下个不停,到了半夜,雨越下越稠,雨声越来越响。卯生起身朝窗户走去。
   此时的邹怡已洗漱完毕,她清秀白皙的脸上带着梦一样的微笑,一件湖蓝色的睡衣下露出她栀子花一样芬芳的肤肌。在酒精的鼓励中,卯生睁着血红的眼睛、伸开钢铁一样坚实的臂膀,拥着她往沙发上走去……四十五年来,卯生第一次闻到了那沁人心脾、销人魂魄的香味,那是从她光洁的身体里散发出来的胴体的味道。
   卯生快活以后坐起来抽烟,问道:“小怡,既然你这么多年才拿到结婚证成为一个香港人,怎么又想着分居离婚呢?”
   你以为他是个好东西?他就是一个麻辣佬,烂仔,骗子!邹怡恨恨地接着回答:“去年下半年,他在深圳福田,罗湖投资的两家养生店都差不多要关门了,香港人不能过(海)关来消费,他的生意能好吗?可他灵机一动,向纵深发展,在珠海和广州招商引资……现在也不知他和哪个大陆妹躺在温柔梦乡呢!”
   从微信头像上看,你们俩也有过一段幸福时光哈!卯生打趣道。
   那是在泰国的芭堤雅海滩,几年前我们在粉嶺买了一套五十平方的房子,为买房,我找我哥借了六十万人民币交给他。去年他把房卖了,在深圳投资了四百多万,开了两家养生中心一家足浴城……女人们像飞蛾一样往他怀里扑啊!我累了,心也死了,只想离他远一点。

共 626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很不错的小说,作者对人物的设计很微妙,无论是人物的心理描写还是环境对于气氛的烘托都很不错。主人公卯生是一个负责装修的挂靠公司老总,一个没有失去良知的老板。一个在外面讨生活的人最终的归宿还是家,家的概念是永久的灵魂的寄托。虽然是情感小说,小说对于情节设计的起伏很具备悬念感这样的结局出人意料也在情理之中,很不错。卯生经历了一系列的心理活动后,终于消除了对老婆的怀疑,也使自己的心真正回归到家庭当中,使作品更加具有了向上的生命力。这样的小说不脱离生活的框架,而又高于生活之上,欣赏,推荐阅读。【摆渡物语编辑:赵淑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323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赵淑敏        2021-03-22 14:12:48
  很不错的小说,无论从人物心理描写还是环境氛围的营造都很不错。值得阅读。
诗歌是生命的燃烧,是内心另一半的光明。
2 楼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1-03-22 18:40:47
  欣赏暮女小说,很有现实感。
回复2 楼        文友:天涯暮归女        2021-03-23 16:55:06
  沙漠老师来访读文,致谢敬茶!
3 楼        文友:天涯暮归女        2021-03-23 16:53:01
  感谢赵社对此文的解读评价和支持!
4 楼        文友:天涯暮归女        2021-03-23 16:59:59
  谢沙漠老师来访留评!
5 楼        文友:刘艾玲        2021-03-23 20:09:49
  天涯老师的小说就是耐读,无论小说构思,还是语言描写,都是上乘之作!
天行健,小女子也当自强不息!
6 楼        文友:张红        2021-03-23 20:40:20
  文笔好,欣赏!
7 楼        文友:天涯暮归女        2021-03-24 10:11:40
  哟,评上了精品?
   谢谢刘艾玲和张红老师的美评鼓励!
8 楼        文友:宇蓝        2021-03-24 16:13:39
  在光怪陆离的大染缸里,谁又能真真正正的做到归去来兮呢?小说引人深思。
   拜读佳作,点赞(?ò ∀ ó?)
9 楼        文友:天涯暮归女        2021-03-26 10:34:19
  宇蓝友友看来对这个主题深有感触呵!谢谢来访。
   很多人离别了故土,就再也回不去了,我就是其中之一。
10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21-03-26 20:31:15
  拜读老师佳作。学习了。
共 16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
网站地图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棋牌游戏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太阳城娱乐网最快 申博代理登入 申博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游戏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娱乐注册
澳门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ag真人百家乐 ag真人娱乐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娱乐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138开户